但公示栏里的民警头像一个也看不清

在商丘市新城派出所采访结束后,记者驱车来到离市区有三十公里左右的虞城县城。下午4:50分,记者走进虞城县国土局,在一楼,办公室门开着,屋里空无一人,办公室里还有一个套间,门上写着“矛盾纠纷调解室”,里面也是空无一人。一楼总共有办公室、矛盾纠纷调解室、耕保股、副主任科员室、工会、利用股、纪检室、测绘队、规划股等十余个科室,仅规划股有一男性青年在岗,记者问他:“其余人都到哪里去了?”他说,这个时间点,工作人员都下班了。在规划股门侧墙上,记者还看到贴着三张因事请假条。下午5:02分,记者拨通该局张姓局长的手机,无人接听。 (记者 杨建峰)

下午4:20分,记者来到新城派出所,还没进门,在紧挨着门北旁的户籍室,听到一个来此办理事情的中年妇女说“这里的办事效率真差劲”,记者问她:“对这里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这位中年妇女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。户籍室里只有一位值班女民警,记者问她:“户籍室有几人值班?”她回答:“两人。”并说另一人提档案去了。

记者一进派出所的大门,在右侧的墙上贴着“新城派出所民警公示栏。但公示栏里的民警头像一个也看不清,更看不清姓名及其他情况了,一张显示民警免冠照片和姓名的公示喷绘简直就像一幅斑驳陆离的“油画”。派出所三层楼,屋里有人的不多。一个陈姓民警得知记者来意后,称平时户籍室也只有一人值班。并说要把记者到来的情况打电话给所长刘伟知道。陈副所长到值班室打电话去了,却迟迟不出来。一会儿,过来一名张姓民警,对记者说,要采访得和市局新闻部门联系。市局有新闻部门?面对记者的不解,他马上改口,到市局的宣传部门联系。记者问:“到底是新闻部门还是宣传部门?”他说:“我也弄不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