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年睡眠日

如何找到自己睡不着的原因?除了数羊,还有没有更好的方法,让自己睡个好觉?且听医馆君一一道来。

最新研究表明,对睡眠正常者,周末延长睡眠确有帮助,睡个懒觉是对前面精力的补充。但一定要适度,不能太多。

昨日,省立同德医院精神卫生专家冯斌告诉医馆君,一年医院要接诊2万多被失眠困扰的患者;背后的原因,七成与心理问题有关。

他碰到过一位企业主,50来岁,对事业和身体都很重视,血压稍高了,就紧张得不得了。失眠、头晕、胸口闷、胃口不好,做了各种检查,没问题,最后来看心理门诊。

前两天,钱江晚报记者在本报微信“浙江名医馆”平台上做了个关于晚睡原因的调查,因为玩手机晚睡的占了一半,还有一小半说因为焦虑、担心睡不着更加睡不着。

“人睡着的时候,手脚好像断电了一样,梦里想跑你跑不起来;但是得这种病的人,梦里在干什么,他就干什么。”张滢从医十几年,碰到过十几例这样的病人,轻的把同床的人踢下床,重的自己撞到柜子上,造成颅骨骨折。

“老年人睡不好,机体原因引起的更多些;而年轻人,事件性的因素更多,比如失恋、跟父母吵架、转学等等。”张滢发现,性子急、做事追求完美的人,更容易失眠,因为这些人更容易因为事情没做到预期,产生焦虑。

张滢告诉钱报记者,来看失眠门诊的人都是“实在受不了”的人,他的门诊男女老幼都有:大中小学生,主要是因为考前焦虑、转学;it从业者、医务工作者、还有老年人。

如果失眠很顽固怎么办?省立同德医院失眠抑郁门诊的张滢副主任医师说,那就得用药了。“不是安眠药哦,而是针对相应的心理问题对症下药。”他说,有位63岁的大妈,最初失眠是因为家里出了变故,总处于焦虑状态。家人劝导无用,来医院就诊。张滢医生给她开了两种药,一种是抗焦虑,白天吃,另一种是助睡眠的药,晚上吃。

让胡兰英也感到意外的是,这次治疗之后,这位患者的失眠就好了。

回忆到某一年时,这位患者突然大哭起来。原来在那一年,她的企业遭遇重大意外,员工的工钱都没法支付,对这件事她一直耿耿于怀。找到了原因,胡兰英又对她进行引导,帮助她放下这件心事。

“年纪大了,大脑功能衰退,比较容易发生这种问题,所以老人睡觉不老实,可能是脑部疾病的一些早期症状。”张滢说,对这种病,目前有治疗效果比较好的药,可以帮助肌肉放松,控制病情。

每年睡眠日,大家都关注失眠的问题,张滢提醒钱报记者,睡眠的问题可不止失眠。

who(世界卫生组织)宣布全球有10%~49%的人患有不同程度的失眠。明天又到一年一度睡眠日了,医馆君昨日走访了我省一些大医院的心理专家,他们说,睡眠不是小问题,而是心理健康的晴雨表,不同的睡眠障碍,对应着不同的心理疾病。

他碰到过一位从金华来的病人,夫妻俩一起来的。老头子坐在他面前,挺委屈地告诉张滢:老伴儿醒来鼻青脸肿的,身上经常很多伤,说我睡觉的时候打人。

“也许她一直没有意识到,这是让她失眠的原因。”胡兰英解释说,催眠治疗,帮助医生了解到了患者潜意识里的想法。

陈炜:评判睡眠质量好坏不以一天睡几小时为标准,而是以醒来后精力充沛、反应敏捷、没有想再睡一会儿的感觉为标准。如果说一个人前天晚上睡了7小时或者4小时,第二天精力和体力充沛,一点疲惫乏力的感觉都没有,那么就可以说这个人睡眠质量好;如果说一个人前天晚上睡了9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,但是第二天整个人跟没睡醒一样,疲乏没精神,那么就可以说这个人睡眠质量不好。想了解自己到底深睡眠了几小时,可以到医院做个睡眠监测。 本报通讯员 王家铃 周素琴

“按照正规治疗,助睡眠的药需要连续服用3个月,而抗焦虑的药需要连续服用半年再考虑减药。”张滢说,很可惜,这位患者3个月后擅自停药,两年后再来门诊时,张滢差点没认出来,两年里一下苍老了10来岁。张滢提醒,失眠千万不要当成小问题,背后的心理困扰不根除,很可能酿成精神疾病。

“失眠的人往往自己找不到原因,却十分焦虑。”胡兰英说,这种时候,一般的亲朋都会劝,“晚上什么也别想,安心睡……”但是显然不管用。正确的方法其实正好相反。不妨到医院里,来接受一种“穴位刺激联合暴露疗法”。你担心什么,医生告诉你只管去想,当你心理焦虑重重时,通过穴位刺激,这种占满脑子的焦虑情绪很快会被缓解。“这个原理有点像注射焦虑疫苗,慢慢地对焦虑便产生了免疫力,失眠症就好了。”胡兰英说。

对于有失眠问题的人来说,补眠是非常糟的。本来睡眠循环就有问题,补眠会让本来就很乱的睡眠循环乱上加乱,想要建立正常的睡眠循环简直难上加难。

精神卫生科副主任医师胡兰英也给钱报记者看了一组数据,这是对省立同德医院住院失眠患者的调查。这些失眠患者,15%是因为身体的其他疾病引起的,比如哮喘、心衰或者疼痛;9%与酒精和药物滥用有关;71%与各种精神障碍有关。

有研究发现,失眠患者罹患抑郁障碍和焦虑障碍的风险,分别是无失眠者的9.82倍和17.35倍。

陈炜:睡前喝杯红酒有助睡眠的说法是不对的,喝酒不能促眠,可能会导致睡眠不安及早醒。因为酒精对于人体的作用只有5小时15分钟,对于代谢快的人作用时间更少。另外,对于老年人来说,喝酒之后睡觉非常危险,酒精对中枢神经有所抑制,可能会导致死亡。

胡兰英碰到过一位病人,是位企业家,40多岁,被失眠困扰,住院接受药物治疗1个多月都没有效果。胡兰英决定给她进行催眠治疗。在催眠的状态下,她帮患者一件件回忆过去的事情。

邵逸夫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陈炜:现如今工作压力非常大,很多人一周的前五天都紧绷着神经,似乎一点都不敢松懈,到了周末开始肆无忌惮地睡懒觉。

本报记者 丁颍鹃 本报通讯员 应晓燕 陈显婷/文 林焱挺/绘

大概除了婴儿时期,人这一辈子都会经历失眠,但是经历到什么程度才会去看医生?

“其实他就是焦虑导致的失眠,除了要用一些抗焦虑的药之外,也要心理疏导。”张滢说,摆脱了这种心理、情绪原因之后才能找回睡眠。